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
返回首頁

隨一粒棉種去遠方
2019-06-24 20:44:37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馬文華   評論:0 點擊:

 
 

微雨眾卉新,一雷驚蟄始。當云雀輕盈的羽翼和悅耳的啁啾在田野低旋的時候,大泉鄉楊家莊村的村民們一轉身,便躍上一輛锃光瓦亮的大馬力,犁鏵翻卷開厚厚的春泥,散發著黝黑的光澤,耕種從此起。

舉目鄉間,楊家莊村到處都是村民維修農機、籌備農資、耙地犁田、剪樹打杈的忙碌身影,一幅如火如荼的“春耕圖”在阡陌巷道四下蒸騰。

此時,駐村的我比農人更盼望著春播,盼望自己也能隨一粒粒身披紫色戰袍的小小棉種,在松軟溫暖的地里排兵布陣,揮師北上,將自己與這棉種的一生都交付于春雨驚春清谷天的節氣約定之中,歷經敷土、澆水、出苗、拔草、打頂、結桃的跋涉,直到植株碩壯,繁花盈筐。

播種的一天,我來到八斗的地里,夏家三兄弟正分工有序地播種。第一次見播種的拖拉機在前面“突突突”地馳騁,后面薄膜浮土、滴灌入膜、棉種下地,行云流水般一氣呵成,瞬間陽光的遠處波光粼粼。

跟播的是兩個外村的哈薩克族村民,一人問我:“你是農技站的嗎?”我忙不迭地應承著“嗯嗯”。說完就好奇地緊追著播種機一路塵土飛揚的轟鳴,在駕駛員大嗓門的喝聲中,拋出我一籮筐的大問號:“種子是咋下的地?地膜咋鋪得那么整齊?滴灌帶為啥要放到薄膜里面?啥時候能出苗啊……”

只聽跟播的村民嘀嘀咕咕:“農技站的人連這個都不知道。”

為腦補自己春播常識的余額不足,那些日子,我顯得比村民更繁忙。我不在村委辦就在棉田里,不在棉田里就在兩邊林立著高大白楊樹的去棉田的砂石路上。伴著微風叮當作響的不只有我從村民家借來的那輛破舊的藍色自行車,還有滿腦子里叮當作響的各類問題,在條條林帶路上此起彼伏。

從棉種第一天下地起,我便幾乎天天抽空去地里如老農般逡巡,蹲在田里左看右瞅,打探隱身于土中的種子微漾、悸動、裂變至掙扎沖破卵膜羈絆后脫穎而出的蛛絲馬跡。

村民問我:“你在干嗎?”我說:“聽種子心跳,等它長大。”而躲在薄膜里的棉種并不理會我的迫不及待,始終待字閨中,靜謐羞語。

我滿地里追著春天的腳步和播種機的塵土去播種,氣喘吁吁地跟在播種機的塵土和轟鳴聲中,學村民用鐵锨覆土,看他們手腳麻利地倒種子、接毛管、安水帶、裝球閥、修理出地樁,不吝氣力連拉帶拽地拖一截水帶到地的那頭,躡手躡腳地走在地膜上,手持農具翻板結的田地,生怕踩壞柔軟薄透的地膜,壓疼弱不禁風的幼苗……

此時的棉花是村民嘴里說不完的話題,和最拙口的村民搭腔,只要粘上“棉花”二字,立馬就會滔滔不絕,幾十里水路到湘江。

坐在田間地頭,抹花汗土交織的臉頰,喝著村民背來的茶水和他們聊天,打聽一粒棉種歷經苗、蕾、花、絮期后而涅槃成一朵棉花的前世今生的秘密,在廣袤的田野里體味農人日月晨暉中勞作的酸甜苦辣,以及它所賦予我的一段難得的稼穡時光。

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倍忙。每天我去上班的清晨,村民都已在地里扣苗、中耕、打藥幾小時,寧靜的村莊里嚶嚶鳥鳴劃過布滿爬山虎的綠色長廊的上空。百囀千聲隨意移。

站在陽光下的田間,我的一往情深便會漫過無際的原野,只覺得天地濃郁蒼遠,人類渺小孤獨,遠處深綠色林帶分割的田地,緩緩延展開濃淡相宜的蔥蘢詩意。遠眺這片滋養了一代代農人的土地,恍然中仿佛時光深處的古人馱著種子,腳步沉渾,踟躕在千年的農耕路上,一路上,他們發明耒耜,遍嘗百草。

那天在村民夏太平的地里和他一起摳苗覆土,我問每天勤奮勞作的他:“在這么大片的地里干活,會不會覺得孤獨?土地對農民來說意味著啥?”

他說:“不會,干農活是農民的生活方式和習慣,機械化種植解放了農民的勞動力,這點活不算啥。春播一粒種,秋收萬朵棉。土地對農民來說就是生活和希望,現在教育有補貼、蓋房有補貼、種棉有補貼、醫療有保障,黨的惠農政策讓咱農民的日子有盼頭。農民的希望在春天,春天的希望在地里,地里的希望在種子,種子就是農民的孩子,要百般呵護苗才能長得好。”

村民說,早種一天早收十天,見苗三分收。春播后的幾日,聽說東四斗一早播村民的地里已長出了棉苗,我迫不及待地借了電動車去看。

可不是嗎,農家有苗初長成。有的棉苗青黃明亮打著微卷,戴著紫色的小鋼盔像小小的哨兵,根踏天地乾坤,葉掌日月星辰,充滿力量,整齊列隊接受陽光的檢閱。

有的棉苗莖枝纖細,頂著指甲蓋大小的兩片對稱的子葉,軟薄裊娜,一枚枚,像碧玉棋子般列陣遠方。

有的棉苗楚楚動人,像柔美羞怯的纖纖少女,在夕陽映照的微風中,仿佛吹彈可破,讓人驚訝屏息。

我暗暗祈禱,生命凝結于深藏土地中的種子脫穎而出的這些幼苗嫩芽,在未來風霜雨水的路上,都能頑強地綻放生命能量,最終開枝散葉,生花結籽,在秋日的艷陽下遇見豐盛的自己。

“可愛深綠愛淺綠”。一行行整齊的薄膜像樂譜,一珠珠幼小的棉苗像音符,小鳥鳴啾,白楊曳弦,仿佛它們在聯袂吹奏著一曲春天的歌謠。種子播撒的綠色軌跡驅散了土地的暗淡,影影綽綽閃現出令人欣喜的生命色澤,如同母親暖燈下“臨行密密縫”的絲絲牽掛,綿綿不絕。

一粒棉種,一株棉苗,一朵棉白,需要禾下土的汗滴灌溉,需要日當午的勞作耕耘,它窮盡了農人一季季的心力,最終卸下肩上的疲累和葉上的塵土,以集群的陣容,磅礴的氣勢,高高擎起果實的累累花朵,綿延出一蔟簇通往秋天的銀海浪波,年年歲歲,溫暖蒼生。

我每天去地里觀察棉苗,晶瑩的汗滴雨滴以及陽光澆灌的葉芽慢慢褪去了孩子般的稚嫩,日漸豐腴。我以棉苗的視角,拍下一張張它們在風雨兼程的遠行中努力成長的印記和美麗姿容。讓我相信,陽光總在風雨后。

我仿佛是一粒棉種的知遇者,我確信人的血脈與大地深流與谷物根葉里的生命都緊緊相連。遇見棉花,遇見農田,遇見楊家莊村,是我人生路上一場盛大且深情的久別重逢。

駐村的我們,仿佛一粒粒真誠熱烈、瑩潤飽滿的種子形態的存在,埋首草根地氣,深得大地呼吸,擁有泥土摯愛,芳心似火,生命如歌。

我和村民一起,以舒緩的大地為紙,以躍動的激情為墨,以踏實的耕耘為筆,在這片田埂上心懷虔誠,矚望堅守,追夢遠方,盼望在每個秋分的豐收節里都能擂響金色的鼓點,掠過田野棉白。

我知道,隨一粒棉種要去的遠方,必是駐村隊員和村民們啟程追夢的綺麗旅行。因為,大地總會像母親一樣,對于熱愛它和不負它的追夢人恩重如山:耕耘秀色滿園的動人故事,構筑甘澤心靈的精神高地。


(編輯:白潔)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 小時候的味道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